“怎么会越来越远?”薛北客瞪大了眼睛,“白水城到平水驿只有五里,只有一条山路啊!” “那……那是……”一个门客指向远处。

2020-5-21

公子忽只是对众人微笑大家就闪开了一条路让他离去。他跨在小驴上吹着他的笛子那调子是所有人都不曾听过的高寒而悠远忽然间很多人都有一种感觉就是公子忽再也不会回到白水了。没有人上来跟他说话他的笛声令每个人都茫然似乎自我的一生曾经错了太多太多可是偏偏想不清错在那里。

最后人们拥上城头看见春天新碧的山路上公子忽的小驴消失在山野间。

“他……就这么走了?”薛北客摇了摇头。

老人笑了笑:“这还不算结束有关公子忽的结局还有个更加神奇的传说。那时候公子忽掌握了宛州商业的大局燮王也对公子忽的势力颇为倚重天启城听说公子忽散尽家产出走的消息生怕没有了他宛州商业的局势会陷入混乱。于是燮王下旨令内监奉着公侯的衣服封赏公子忽务必留下他继续经营白水。内监紧赶慢赶赶到白水城外的平水驿的时候听到了公子忽的笛声。这时他心里才放下大石于是在平水驿排下依仗迎候公子忽。不过一群人等着等着听着那笛声就在远山间回荡却是越来越远。”


“扑”的像是一颗石子落进深潭中它竟然撞破了大风的眼珠消失在其中。大风身体一振猛地拧头腾空而起。人们看着它在空中疯狂的挣扎像是要用翅尖的利爪去掏出眼珠它不顾一切的飞上飞下痛苦的直插天空然后又倒栽进水里。再从水面上腾起扭曲着翻转着飞翔每个人都能感觉到它那种疼痛像是有无数利刃在身体里挖开它的血肉。

虽然它不会叫可是看着它张开大嘴每个人都能想像那是一种何等可怕的无声的哀嚎。整个大海被它翻腾得仿佛地狱海水飞上天空木兰船在漩涡中飞转分不清什么是天什么是海世界仿佛倒悬过来。

最后大风终于失去了力量它舒展开双翼无力的栽进水中青灰色的背脊一如海水的颜色那只被忽忽撞破的眼睛里流出了碧绿色的血。

天空水的水打在它的尸体上一切都安静下来。天色渐渐的暗下来。公子忽与门人们呆呆的站在船舷边许久都不知身在何处。

八卦门·竞技场

娱乐 | 体育
  • 图片旧闻
他们为加拿大全国年轻的裁判树立了榜样,而在过去一个赛季

他们为加拿大全国年轻的裁判树立了榜样,而在过去一个赛季

粤侨办主任吴锐成赴港拜访粤籍社团共商合作大计

粤侨办主任吴锐成赴港拜访粤籍社团共商合作大计

老师不让孩子吃饭

老师不让孩子吃饭

蓝色风暴席卷世界杯

蓝色风暴席卷世界杯

  • 旧闻推荐
  • 旧闻排行榜